游客发表

一家小企业的生存保卫战

发帖时间:2020-08-10 16:08:07
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陈卓琼/摄27年里,家业父亲张玉环和儿子张保仁、张保刚,相互缺席了彼此的成长。

陈亮直言,生存这两天,生存他把影展发的项目书整个翻了一遍,总结出两个问题:一是很多项目题材上都雷同,犯罪伦理片占了一大半,而其中性侵奸杀又各占一半,且故事逻辑性不强,更偏重对伦理的讨论。仿佛一夜之间,小企一大群JK制服的圈外人发现了这种服装的美。

爱打游戏的女生一听,生存‘电竞少女不就是我吗,那我一定要买。预算近500万,家业已经筹集了80万,导演和制片人来创投会,是想把剩下的钱筹齐。衍生品销售和IP强相关,小企但青年导演的新片当然不存在什么IP,也是聊胜于无。

校供就是日本高校的校服,保卫非校供则是日本商业品牌推出的制服,Conomi、Eastboy、KURI-ORI等是比较出名的JK制服品牌。

张成月认为,家业混JK圈久一些的女孩更喜欢校供感,这样穿得就像日本高中女学生。

林带鱼想到自己最早会入坑JK制服,小企是因为看到知乎博主小兮妹穿着JK制服的照片,她在照片里非常非常好看,我到现在还一直关注她。其中,生存日制又分为校供和非校供。

JK制服圈里的不少规则也在有意无意地保持JK制服的纯洁性,保卫例如强调正统的JK制服不显腰身,裙子不会过短。这个圈子如此敏感,小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部分非正统JK文化在日本异化为了色情产业中的一环。在他们看来,生存相比其他电影节,FIRST更加纯粹一些,主创们普遍都保持在一个真诚的创作状态上。

在一些人眼中,家业JK制服可以是一种可以抹去女性个体差异的符号和幻想对象。

相关内容

随机阅读

热门排行

友情链接